首页 > 文化 > 文坛往事 > 正文

鲜为人知的石湾陶制茶器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5-12-21 16:40:40

  对于爱茶之人来说,器为茶之父。景德镇瓷器、紫砂壶、河南汝窑等茶器等闻名遐迩。相比而言,作为南国陶都的佛山,其陶制茶器却显得默默无闻。
  这种情况正在改变。在石湾,不少陶艺师开始制作陶瓷茶器。两天来,记者走访石湾陶瓷茶器制作人,分享他们的酸甜苦辣。
 


  探访:
  从单打独斗到小有规模

  石湾公仔街就好似一个陶文化的展演台,你方唱罢我登台。前几年,佛山陶瓷与景德镇瓷器各占半壁江山。现如今,包括石湾陶瓷茶器、泥兴陶等在内的后起之秀也登上这个舞台,展示出自己最独特的一面。
  陶艺师陈发明是江西人。2004年,在南风古灶负责旅游纪念品开发设计的他发现,佛山作为南国陶都,主要的焦点聚在陶塑公仔和建筑陶瓷,而作为使用器的茶器,基本上没有人做。“曾以缸、盆、茶器等日用器皿获得‘石湾瓦甲天下’美誉的石湾,如今却没人做使用器,这是很遗憾的。”陈发明说。
  2005年,他成立了“发明窑”工作室,专注于陶瓷茶器的制作。“石湾陶泥粗犷,古朴自然,很适合做茶器,体现一种原生态的质感美。”陈发明说,“然而,当时的茶器,还是紫砂一统天下,喜欢石湾陶茶器的人并不多。”
  随着茶文化的推广,尤其是日本茶道文化的影响,近两三年,这种情况得到了转变。越来越的人开始接受这种古朴自然的茶器。令陈发明感到欣慰的是,如今有不少陶艺师开始做茶器。其中不乏年轻的学艺术的人。

  曾受冷落:认为做茶器没文化

  如今,在石湾公仔街旁边的1506创意城,就有五六家店做石湾陶茶器。然而,10多年前,在景德镇瓷器、宜兴紫砂壶风头正健时,石湾陶茶器却鲜有人过问。
  其实,在历史上,石湾陶瓷不仅有人物、动物等公仔,更多的是埕、罐、盆、缸、盘等日用器皿。“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,佛山还有日用器皿厂在生产茶器、咖啡器等。”陈发明说,“但由于没有像紫砂壶那样当做可以收藏的艺术品来做,佛山的陶茶器基本还停留使用功能上,在塑料、不锈钢等日用品泛滥后,陶瓷茶器也就逐渐被取代。”
  “在陶艺大师眼中,一直以来,做公仔才是艺术,茶器只是日用品,被认为没有文化含量。”广州美术学院教授、陶艺大师魏华直言不讳。
  然而,在他的学生李若明等人的眼中,茶器不仅是使用器,更集中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。他在广州美术学院读书的几位同学毕业已经一年多。2013年开始,他们开始投身陶茶器的创作。“不同时期,人们喝茶的方式不同,对茶器的要求也不一样。比如宋人喝茶讲究点茶道,因此茶杯会较大,杯口还有一道沿,这样点茶时茶才不至于溢出来。”谈起中国茶文化,李若明头头是道,为了做好茶器,他不断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。作为从学院走出的艺术生,他们更愿意从文化的角度来做茶器。“比如这个茶盏,我会尽量保留手工制作时的印迹,这样烧制出来后更加耐看,而每一件都带有自己的情感,更具温度。”李若明说。

  柴烧茶器:保留最原始的传统工艺

  陶艺师罗明枝也志在做陶瓷公仔。因为公仔的个头比较大,每次放进柴窑烧,中间会有比较大的空隙。朋友开玩笑说何不放些茶器进去,一举两得。这才让他走上了做茶器这条道,品牌取名摩亘。
  “摩是摩登的意思,亘,就是亘古不变。我觉得这很契合现在人们对茶器的品位追求,自然稚气,返璞归真。”罗明枝说。
  不过,除了手工制作,罗明枝更注重柴烧。柴烧是石湾陶瓷最原始的手工技艺,展现的是泥与火的魅力,因柴火直接在体胚上留下自然的“火痕”,使得作品色泽温润且变化多端。粗犷自然的质感、朴拙敦厚的色泽、深沉内敛的古雅,柴烧茶器具带给创作者、把玩者以及品茗人无限的欣喜与艺术享受。然而,由于工作辛苦,而且成功率不到30%,现在越来越少人用柴烧方式做茶器。
  “就像喝茶一样,讲究的是心境,现在并不是什么东西都是走量的,我们重在走心。同样的泥,但里面的气氛不一样,烧出来的杯子也不一样。”罗明枝说,“柴烧茶器,虽然成品率低,但也有充满惊喜,这就是他的妙趣所在。”
  或许正是因为这其中的妙趣,罗明枝的摩亘艺术空间时常聚集着各方茶人。付先生喝茶近20年,收藏不少紫砂壶。但现在却不敢收了,因为害怕紫砂壶不少都掺了工业原料:“毕竟是喝进自己肚子里的,健康很重要。”把玩着一把柴烧茶壶,茶人付先生爱不释手。“这茶壶,就像是大自然的杰作。你看,烧出了铜壶感,上半部被氧化,壶嘴还像长期积累的茶渍,古朴而自然,就像养了至少50年的老壶。”付先生说。